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悦读 > 经典文章 > 济南的冬天

老舍 - 济南的冬天

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,像我,冬天要是不刮大风,便是奇迹;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。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,像我,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,便是怪事;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。自然,在热带的地方,日光是永远那么毒,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。可是,在北中国的冬天,而能有温晴的天气,济南真得算个宝地。

设若单单是有阳光,那也算不了出奇。请闭上眼想:一个老城,有山有水,全在蓝天下很暖和安适地睡着;只等春风来把他们唤醒,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?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,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,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,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,它们全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:你们放心吧,这儿准保暖和。真的,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。他们一看那些小山,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,有了依靠。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,便不觉地想起: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?这样的温暖,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?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,他们也并不着急,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,干啥还希望别的呢。

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。看吧,山上的矮松越发地青黑,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,像些小日本看护妇。山尖全白了,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。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,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,这样,一道儿白,一道儿暗黄,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;看着看着,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,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。等到快日落的时候,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,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,微微露出点粉色。就是下小雪吧,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,那些小山太秀气。

古老的济南,城内那么狭窄,城外又那么宽敞,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,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,对,这是张小水墨画,或者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。那水呢,不但不结冰,反倒在绿藻上冒着点热气。水藻真绿,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。天儿越晴,水藻越绿,就凭这些绿的精神,水也不忍得冻上;况且那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。看吧,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,空中,半空中,天上,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,那么蓝汪汪的,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。这块水晶里,包着红屋顶,黄草山,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;这就是冬天的济南。

文章品读

假设要你给一个从没到过济南的人讲讲济南的美,你会从哪里讲起呢?也许你会茫然,不知从何说起。那么,不妨来看看老舍描绘的济南。

老舍,北京人,1930年前后到了山东。由于先后在济南齐鲁大学和青岛山东大学任教7年,对山东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他亲切地称山东为“第二故乡”。据老舍的夫人回忆,老舍生前“常常怀念的是从婚后到抗战爆发,在山东度过的那几年”。有了这样的情感,运笔如诗如画,自然可以理解。

该文作于1931年春天,当时作者正在济南齐鲁大学任教。文章为节选,是描写济南风景名胜的长篇系列散文《一些印象》中的第五节(第一节《济南的马车》、第二节《济南的洋车》、第三节《济南的大葱》、第四节《济南的秋天》、第六节《齐大的校园》、第七节是全文的结语),该篇虽短,却又可独立成篇,颇有精致之处。

散文的布局谋篇层次井然。开篇先写济南冬日的天气。作者以个人亲身感受,通过与北平、伦敦及热带进行对比,说明济南冬日里无风声、无重雾、无毒日的“奇迹”、“怪事”,突出其气候的难得,是一处“宝地”。“温晴”、“宝地”如同两枚珠子,串将起一根线,整篇文章即被抖挂起来。

从行文第二段开始,作者以“单单是有阳光,那也算不了出奇”为过渡,转笔写济南冬天的山水。此处运用了丰富的修辞手法,如比喻、拟人等,如把济南比作“摇篮”;把山坡上村庄的雪景比作“水墨画”;把澄清的河水比作一块儿“蓝水晶”,无不工巧秀丽,生动贴切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拟人手法的运用也很多,如合围的小山会“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:你们放心吧,这儿准保暖和”;山坡上草雪斑驳,则是为“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”;夕阳西下,薄雪莹润通透,被写作粉色“害羞的少女,情态可掬”。除此之外,绿有精神,水不忍冻上,垂柳照影,均被人格化,充满了脉脉的温情。对比手法的运用也是该文的一大特色,作者信手拈来,随处可见。如以北平的冬天跟济南的冬天相对比,以伦敦的多雾跟济南的响晴作对比,以热带的毒日跟济南的温晴相对比等,所要说明的就是济南冬日的可爱,与众不同。各种手法的灵活运用,为观者了解济南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,呈现给读者的,是一座温情脉脉,山滋水润,宛如江南般通透的北方名城。

老舍是位语言大师,斟字炼句乐此不疲,很多遣词造句堪称精妙,如小山落雪,却仿佛“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”;树尖斑白,如“顶着一髻儿白花”,像日本看护妇等,每字每句,都值得人细细品味,咀嚼。济南是美的,老舍先生笔下的济南的冬天却更美。山光、水色、阳光、白雪,无不是美的享受,那浸透在如画的美景中的浓郁情致,更使作品具有了一种神韵,一种悠长的味道。

文章信息

  • 发布日期:2014年08月08日 10:20:07
  • 固定地址:http://www.estorm.cn/read/article/2014-08-08/jinandedongtian.html